中秋節剩下的月餅,被我媽煮了

中秋節剩下的月餅,被我媽煮了

2021年09月28日 15:09:28
來源:鳳凰週刊

圖片

你的中秋月餅吃完了嗎?

一項針對3505名消費者的調查顯示,僅有34.1%的消費者能夠吃完中秋月餅,18%的消費者表示會剩一點月餅,34.7%的消費者表示只吃了一部分,也有4.9%的消費者表示會剩很多……

總而言之,近6成消費者吃不完月餅。

圖片

據估算,今年中秋月餅的銷售額可能高達200億以上,總數超過10億個,其中大多數都是中秋前幾天賣出去的。

然而,中秋節剛過,月餅突然就沒了。

剛剛還堆積如山,一轉眼沒剩一個,連專櫃都是連夜撤的。

圖片

剩下的月餅,都去哪了?

有包裝一百八,沒包裝五元仨

如何防止月餅賣不出去砸手裏,商家早有經驗方法。

事實上,最容易提升銷量的降價促銷,在中秋節前一週就已經啓動了。

而月餅作為有強時效性的節日限定商品,促銷力度會隨着節日的逼近越發狠辣。

中秋當晚,臨撤櫃前,降價幅度堪稱是揮淚跳樓吐血大甩賣。

從買一送一到買一送二,關門前一小時,買一送四都不在話下。

圖片

當然,商家並不擔心能否清倉的問題,一般有廠家回收兜底。

那些賣不完的月餅,統統打包發給廠家處理。

廠家敢回收自然有其道理,成本不低的包裝是原因之一。

綢緞、金屬、玻璃、陶瓷……不少禮盒的價值甚至超過裏面的月餅。

幾塊巴掌大的月餅,嵌進一個屁股大的多層禮盒裏,多少是有點大炮轟蒼蠅。

圖片

畢竟,月餅的使用方向通常是送禮,是面子問題。

所以,禮盒會被廠家保留到明年用,月餅則被摳出來,以更低的價格批發給零售商,流向鄉下和郊區。

零售商最擅長的就是直銷,月餅的保質期普遍一到三個月,只要價格足夠低,什麼2元1個、5元3個,一貨車月餅往鄉下一紮,開過幾個村就能清空。

圖片

除零售商外,飼料廠也是收購低價月餅的大户。

月餅營養豐富,打碎後經過簡單的處理,就可以作為飼料使用,間接給雞鴨豬一波中秋福利。

絕大多數月餅廠家尤其是大廠家,都會根據歷年月餅的銷售數據以及各類調查問卷對市場銷量進行預判,並不會有太多月餅賣不出去。

即便賣不出去,按照上面的流程也能清個八九不離十。

圖片

但也有一小部分黑心廠家,會對月餅餡打主意。

除了把月餅餡摳出來做糕點重新賣以外,還有冷凍月餅餡隔年回爐上市的壞點子。

當年導致冠生園破產的月餅事件就是例子,把去年的餡兒存到第二年用,細菌超標嚴重。

為此,冠生園還表示陳年餡月餅是普遍現象,是行業公開的祕密。

雖然目前監管之嚴格已非昔日可比,但仍偶有類似案例撩撥神經。

圖片

其實,生產月餅並不是廠家的“專利”,還有一個神奇的勢力年年參與。

它們也有月餅砸手裏的焦慮。

高校食堂,上演月餅變形記

不知何時,高校食堂把中秋自制月餅當成了一項業績。

圖片

和月餅廠家相比,高校食堂對月餅發放的數量把控更精細。

即便如此,仍避免不了要處理多餘月餅,這其中,也包括後勤看節後月餅便宜採購來的那一份。

俗話説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被譽為中國第九大菜系的食堂菜,自然有着無盡的想法和創意。

比如這盤西紅柿炒月餅,金色與紅色交相輝映,在視覺上就形成了一種“吃了會不會死”的恐慌情緒。

圖片

而豆沙的甜與西紅柿的酸又形成了一種對抗與剋制,給人一種“我喜歡酸的甜這就是真的我,每一天對於我都非常新鮮”的奇妙心境。

同學們嘴上説不要,身體反應卻很誠實,忍着跑肚拉稀的危險,也要嘗試這可遇不可求的新玩意兒。

當然,見多識廣的食堂大媽自然不拘泥於這一種月餅消耗形式。

隨着對月餅理解的不斷精進,糖醋排骨燉月餅大顯神威。

圖片

同樣是酸甜合璧,只不過規格提高的幾個層次,畢竟把月餅扒拉一邊,排骨還是能吃的。

食堂大媽並非浪得虛名的莽撞人,經過一系列精益求精的探索,尖椒炒月餅又橫空出世。

圖片

與豆沙月餅和西紅柿與糖醋排骨的酸甜二元對立不同,這次的尖椒牛肉月餅多少有些合理性。

香辣與鮮鹹結合不顯得那麼突兀,紅配綠的組合也勾引着人們的食慾。

不少同學嘗過之後都盛讚大媽的手藝,並一致認為她才是該上這個大學的人。

大媽很高興,心裏開始盤算着月餅串串香和月餅漢堡包的可行性。

圖片

圖片

真正怕月餅砸在手裏,且月餅肯定會砸在手裏的,只有普通消費者。

過完的中秋,吃不完的月餅

月餅是中秋的硬通貨,這毋庸置疑。

圖片

不管是送領導、送客户,還是送親戚、送朋友,拿上一盒月餅絕對沒毛病。

以至於臨近節日,還沒來得及買月餅,自己公司以及合作企業寄來的月餅禮盒已經在牆角佔了很大一塊地。

最重要的是,禮盒普遍是定製,上面印着公司LOGO,沒法轉送他人。

於是就出現了守着月餅買月餅的魔幻場景。

中秋節一過,親戚朋友一盤算,家家都有沒吃完、還送不出去砸在手裏的月餅。

傳統月餅高油高糖,好吃與否不説,“半個就飽”的現實情況説明消滅它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役。

新鋭月餅口味怪異,幾乎所有能吃的東西都不避諱,吃一口還行,吃兩口膈應。

吃了受罪,扔了浪費,月餅過剩如何處理成了年復一年的難題。

有一項300多人蔘與的問卷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人會選擇存起來慢慢吃,六分之一的人選擇強行送人或者丟棄。

慢慢吃的,大抵會像擠牙膏一樣,每天痛苦的吃上一口或半個,利用時間的力量把吃月餅搞成史詩。

圖片

送人的估計也會碰壁,這就像過完年送餃子一樣離譜,誰家的冰箱裏沒有幾十斤。

其實,人們對吃月餅犯愁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吃的姿勢太過單一。

雖説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膽量像食堂阿姨那樣沒有芥蒂地創新,但一些成熟的改造方法足矣拯救吃月餅時的不開心。

就像老少皆宜的月餅粥。

圖片

把搗碎的月餅放進粥裏煮,能有效降低月餅的甜度,吃上去根本不膩。

水果餡的月餅很適合拌沙拉,毫無違和感。

圖片

還有更簡單高效的,是把月餅切碎,可以直接或用攪拌機攪拌後倒入牛奶、豆漿裏,要比早餐幹啃月餅來的優雅解膩。

值得提醒的是,月餅罐頭不太可取。

圖片

當然,以上建議僅限於那些可食用月餅。在窮盡所有智慧後,世界上仍有一些月餅,讓你束手無策。